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5话 妹妹打算先默默地了解情况(1 / 2)



悠凛馆高中的期末考试顺利结束了。



春太虽然没有正经地复习,却感觉不错。



毕竟春太平时相应地有在认真听讲,那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了。



他最差应该也能以差不多平均分的水平正常通过考试,因此没有问题。



「太好啦~总算可以专心搞创作活动了!」



「你吵死了!」



嘎嘎嘎刚——轰鸣声响起,晶穗正弹奏着电吉他。



这里是轻音乐部的部室。



现如今正式的部员只有晶穗一人,所以这里就成了她的地盘。



许多文化类社团的部室集中在第二栋校舍里。



但是轻音乐部的部室被隔离开了,而那自然是出于其噪音过大的缘故。



「又不是乒乓球部,轻音乐部即便吵一些也没有被人抱怨的道理呢」



「乒乓球部也不怎么安静就是了」



春太拿开按住耳朵的手——



「难得你情绪高涨呐。话说晶穗,你这次考试没正经复习吧。是不是一直在作曲啊?」



「春不也是,和妹妹以及表妹(假)一起进行了“夜晚的创作活动”吗?」



「我的确是在晚上教她们学习了!可是啥也没创作啊!」



虽说晶穗在表面上姑且应该是春太的女朋友。



但怎么看都像是在教唆他和妹妹以及表妹搞外遇。



「而且我还听说你甚至打算把毒手伸到了那个家教学生和她姐姐身上了?」



「没伸毒手啊!我见到的不是家教的那位的姐姐,而是另一个家伙的姐姐啊!」



「你的女性朋友好多呢,春。不如说比我的女性朋友还多吧?」



「就算是这样,不是因为你朋友少吗?」



「摇滚女孩的朋友很多啦。阳角女生们基本都是我朋友」



实际上,晶穗不仅朋友很多,而且朋友净是班级上层阳角团体里的女生。



「呃,我们在说什么来着。那位姐姐叫冰川凉风来着?」



「你为什么会连冰川她老姐的名字都知道啊!?」



「你的爱妹被培养的很诚实,真不错呢」



「你能别再哄骗我家妹妹套情报了么?」



不管什么都会滔滔不绝讲出来的雪季身上也有问题。



只不过,身为兄长不想扭曲妹妹坦率的性格。



「毕竟我很宽宏大量啦。即便男朋友去有女仆小姐在的店,我也会原谅的」



「别说得好像我去了不三不四的店啊!我也没想到会有女仆啊!」



「你今天吐槽地好用力呢,春」



「……说不定我也是考完了试之后情绪有些高涨呐」



不如说是今天晶穗使劲来逗他的原因吧。



「不过哈,春。要是妹妹或者学生什么的话先不管,但我可不赞成你在考试正中继续下手哦?」



「先不管你“下手”这个词的用法,不过正如你所说呐」



即使是被冷泉拜托了,但在考试结束后再拜访冰川家应该会更合适。



自己太过急于解决问题,以至于说不定又会顺势而为——春太对此做出反省。



他“呼”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妹妹啊」



「吓死我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晶穗大嗓门的声音之响,甚至盖过了再度从吉他里发出的“刚”的轰鸣声。



「唔、唔哇,我自出生以后从没有听过这么吓人的台词!」



「你真的吵死了,晶穗!声音太大啦!」



晶穗的声音相比吉他传得更远。



不愧是擅长唱歌的人,晶穗的音量非同寻常。



那音量甚至能让他脑震荡了。



「那当然会大喊啦。你终于承认了我是你妹妹?」



「哈……事到如今即便否认晶穗是我妹妹也没用吧」



春太他们反而应该时刻否认他们是恋人的事实。



话虽如此,提出“要做妹妹”的是晶穗那边。



仅仅是春太无法对此认同,并且维持在了一种无法终止情侣关系的状态而已。



「那么,难不成哥哥要想要拜托我这个妹妹了?」



「别叫我哥哥。我叫你妹妹是开玩笑的」



「抱歉啦,开个玩笑。嘿,不开玩笑的我就不是月夜见晶穗啦」



晶穗把吉他立在台子上,用力探出身子。



「怎么了,说来听听吧?毕竟考试也结束了,今天人家心情好呢。」



「你要是心情不好就不肯听我说话了是吧」



「女朋友就是那样的吧?」



「晶穗句句都是对的,总感觉很烦呐……」



春太认为自己是个理智的人,但他说不定错了。



「不对……冰川的事也不能跟晶穗讲呐。那可是关乎别人隐私的问题呢」



冰川凉风和流琉姐妹,再加上松风。



进一步讲,还有给冷泉奖励的事。



虽然不能说与身为女友的晶穗没有关系,但是他无法擅自讲出她们的事情。



「春在奇怪的地方很认真呢。以我个人来说,别人的八卦也能拿来当作曲时的段子,所以倒是很感兴趣」



「作曲家真是罪孽深重呐」



「我还没打算不当人呢,所以你就别在那儿深究了。总之春你又像往常一样被身边的人玩弄了对吧?」



「一言蔽之是那样吧」



「原来如此呢」



晶穗拿过立在吉他旁边的贝斯。



嘣嘣、嘣嘣地重音响起。



貌似是因为吉他太吵了,她就改换了贝斯。



然而依旧很吵就是了。



「不过结果把小雪季的考试作为最优先事项的基本方针没变吧?」



「那当然啦」



今天他也是一大早就把任务交给了雪季。



已经到了十二月中旬这个时期了,她必须要打起更足的精神。



「既然这样,不是挺好嘛。我的意思是怎么说你估计也不能只顾着小雪季,所以多出来的时间花在别人身上挺好的」



「……说的倒是」



实际上这是一个简单明了的结论。



然而人类就是即便得出结论却还会烦恼的生物。



特别是像春太这样容易迷茫的人。



「在小雪季之后你当然就会优先考虑女朋友了对吧」



「shi a」(棒读)



即使晶穗不再是女朋友了,优先级也应该紧接在雪季之后——



但是见到她这番趾高气昂的态度,他倒是想将她的优先级下调了。



「对了,春。你今天有兼职嘛?」



「没,兼职是从明天开始」



他兼职所在的游戏商店“露西塔”由于客人较少,因此排班不多。



家庭教师也就像是冷泉的生活顾问一样的工作,没有必要每天都教她。



「那正好。今天稍微陪陪我吧」



「哈?你要去哪儿玩吗?」



毕竟今天是考试结束的日子,玩玩也不要紧吧。



倒不算是什么意外的邀约,不过——



「我家的魔女说想见见春」



「那我今天就先走了」



「你不懂啊?你是没法从魔女手里逃掉的」



「不懂!」



魔女——指的就是晶穗的母亲月夜见秋叶。



三十五岁的年龄对于有一位上高一的女儿的女人来说算年轻了,不过她的外貌看上去比那还要年轻十岁。



人家可是一位了不得的美女,正常来说甚至是他要主动请求见面才对。



而且,不管怎么说——



春太的父亲是让她生下女儿的人。



直截了当地讲,按照正常思维都不会想着要与彼此见面吧。



「魔女说想聊聊春的亲妈。还说“估计你一直想知道吧”」



「……」



对于春太而言,他的母亲只有将他养大的冬野白音。



但是,要说他不在意已然去世的生母山吹翠璃的事,那是假话。



「今天一起吃个晚饭如何?啊啊,对了对了」



「喂,还有什么事啊」



「她还说请小雪季也一起来」



「……」



晶穗的母亲打算堂而皇之地把他最不想牵扯进来的人给卷进来。



不愧是被女儿称之为魔女的人。



这位魔女,到底有何企图呢——







「诶,真的是这里吗……?」



「真的真的。我之前也来过一次」



「哥、哥哥……我能先在外面观望一下吗?」



「不合适吧。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你还是给我正常地进来」



十二月的日落很早。



下午六时已过,附近彻底暗了下来。



春太和晶穗再加上雪季,三个人站在一家寿司店前。



铺面的确萦绕着一种老字号的感觉,也无法否认其中的高级感。



颤颤巍巍的雪季看上去比春太还怯场得多。



「不管是贵还是便宜,都是家店呐。是客人就会欢迎的,所以你没必要那么提心吊胆的」



「哥哥不也有点吃惊嘛……不过,说的是呢」



雪季在点头同意的同时,依旧战战兢兢的。



虽说在春太向雪季说明晶穗和她母亲主动请客一事的时候,雪季没有什么不愿意的表现。



顺带一提,透子今天貌似是要和亲戚冬野冰丽见面,然后一起吃晚饭。



于是他就提前给父亲留了句话,撒了个大谎说「去和朋友吃饭」。



他总不能说「去和你的出轨对象以及私生子见面」吧。



「不过嘛,只有我们的确不好进去吧?等我妈来?」



「不是,有预约吧?这么冷的天,怎么能让雪季在外面等啊」



「我倒是正想问问你——是不是我的话在外边等就行啊」



晶穗没好气地瞪了春太一眼,随后哗啦地打开店门。



「欢迎光临!您是预约过的月夜见小姐呢!」



店员似乎对晶穗有些脸熟。



被那位店员领着,他们来到了店里。



「喂喂,是包间啊」



「之前我和老妈来的时候倒是在吧台呢」



春太他们被带到的地方是店里的某间会客包间。



好像是个四人间,春太和雪季并排而坐,晶穗坐到了矮桌对面。



「哥哥,这家店……叫做凤凰寿司店」



「嗯?」



雪季啪嗒啪嗒地在手机上敲字,看样子是在搜索着什么。



「我家附近的大鸟寿司店好像是从凤凰寿司店开出来的分号哦。“分号”是什么意思啊?」



「概括来说,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是老师,而大鸟寿司的老板是他的徒弟这个意思。」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里比大鸟寿司店更强」



位于樱羽家附近的大鸟寿司是家老店,价格相当之高。



相应地,味道很靠谱,因此最喜欢寿司的雪季也很中意。



被晶穗带到的这家寿司店似乎更加高级。



「喂,晶穗。带我们来这种貌似很贵的店真的没关系嘛……」



「我说过啦,我家母亲虽然是住在破公寓里,可不是没钱啊」



「即便是那样……」



今晚的这顿饭好像是由晶穗的母亲请客。



然而,春太找不到人家请自己吃这么贵的寿司的理由。



「话说,小雪季。你要不脱个外套?」



「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失神了……」



雪季脱掉了白色的外套,挂在墙边的衣架上。



她今天没有穿校服,而是身着雅致的黄褐色连衣裙搭配黑色裤袜。



连衣裙及膝,对于想将自己引以为傲的美腿展示出来的雪季来说算是件低调的衣服。



大概因为对方是初次见面的大人,所以她才选择了这种朴素的搭配吧。



「哈~这孩子穿什么都很搭呢。年轻真好呐」



「她就和晶穗你差一岁吧。算了,雪季穿什么都合身倒是事实」



「瞧你们说的……啊,晶穗前辈那身衣服也很搭哦」



「就是件校服啊」



由于春太和晶穗是从学校过来的,所以没有换衣服。



或许是雪季过于坦率的缘故,她既不擅长谦虚也不擅长帮腔。



三个人暂时决定等待晶穗的母亲过来,便喝上了热茶。



「我倒是觉得我妈该来了。要不先点单,然后毫不客气地吃光?」



「那怎么说也不太好吧」



「哇~哇啊……」



在春太身旁,雪季正双眼闪闪发光地盯着菜单。



那是对于最喜欢吃海鲜的妹妹来讲难以抵挡的诱惑吧。



「呼哇啊啊……啊!」



「你怎么了,雪季?」



「没有三、三文鱼啊,哥哥。在高级寿司店没有三文鱼的传言是真的呢!」



「不是都市传说嘛……」



「好惊人呢……」(译者注:“真正的高级寿司店不卖三文鱼”是确有其事实依据的,这是因为在江户前寿司时期,东京湾当地不产三文鱼,加之当时的保鲜和运输技术不发达,因此不用三文鱼作为原料的传统(所谓的“江户味”)就这样形成并传承下来,当然另外也有说是由于寄生虫或者三文鱼产季的原因,这里不再赘述)



「你们两个果然也是兄妹呢……」



晶穗低声自语道。



实际上,那是相当危险的发言。



此刻在场的三人是知道春太与晶穗是亲兄妹而与雪季不是亲兄妹的事实的。



即便如此,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没有把那件事作为话题提出来过。



毕竟那并非能够轻易说出口的话题。



春太同样尚且没有胆量与雪季和晶穗谈论他们三个人的复杂关系。



话虽如此,在月夜见秋叶张罗的这个场合之下,也很有可能讲出他们出生的话题就是了……



「小雪季喜欢吃三文鱼嘛?」



「她最喜欢的是金枪鱼吧」



「为什么是春来回答啊。我的话,喜欢海胆和鱼子吧」



「啊,是这样嘛。晶穗前辈喜欢吃的东西和哥哥一样呢」



「……」



「……」



春太和晶穗突然陷入沉默。



尽管她大概没有“因为是兄妹所以口味相似”的意思,但这也是句意味深长的台词了。



「金枪鱼即使是在高档店里种类也是一样的呢。大腹肉、中腹肉、红肉、下巴肉……下巴肉是什么啊!?」(译者注:カマトロ,指位于金枪鱼鱼鳃后、腹前的肥肉部位,呈三角形,据说每条金枪鱼身上只有两块,占整条金枪鱼肉重量的3%左右,脂肪丰盈,呈霜降状态,但筋肉偏硬,腥味偏重)



雪季好像没有发觉自己的失言,完全沉浸于菜单之中。



「下巴肉是只能从腮附近取下一点点的稀有部位哦。在这家店里会给烤一下的,所以我也推荐那个哦」



「哇!?」



雪季迅速藏到春太身后。



包间的门突然打开,随之进来的——



自然正是晶穗的母亲月夜见秋叶了。



她身穿看上去很暖和的黑色毛大衣。



「你好,第一次见面,雪季小姐。我是晶穗的母亲秋叶。」



「初……初次见面……我是樱羽雪季……」



雪季勉强从春太身后走出,随即低头行礼。



貌似是由于吃惊忘记了自己姓氏变动的事实。



「还“初次”,小雪季,不用那么毕恭毕敬的啦」(译者注:雪季的“初次见面”用的是お初にお目にかかります,比はじめまして要正式得多,可用在对上级或者长辈的场合)



「没、没关系……还是要恭敬一些的……」



「这么说来,雪季,你之前沉迷于格斗游戏来着吧」



春太再次对妹妹的认生报以苦笑。



「哎呀,死板的问候就到此为止了。呼~我晚了点,不好意思啊」



「没有,今天该怎么说呢……十分感谢您的招待」



春太把「我可不怎么想被你招待」这句话咽了回去。



秋叶脱掉外套,坐到晶穗身旁。



她里面穿着浅茶色的套装,裙子的长度相当短。



看来这边也对自己的美腿充满自信呢。



「毕竟我想和春太君好好聊一次呢。也算上你妹妹一起」



「我、我是妹妹……」



雪季本来认生就很严重,而当面对大人的时候就更加紧张了。



从刚才开始就在无意识地讲一些不明所以的话。



「呵……呐,春太君,你的爱妹超级可爱呢」



「是的」



「……春太君,你变了呢?」



「没有」



纵如春太,也在面对秋叶时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



毕竟对方是生出自己同父异母妹妹的人。



况且,还是认识自己生母的人。



「不过我家的晶穗也是不逊于她的可爱哦,是个和她难分高下的怪孩子哦?」



「后面那个就没有必要争了吧……」



「因为这个雌小鬼,她不复习考试,就知道“将将”地弹吉他呢」



「呃,您说“雌小鬼”……」



那个雌小鬼——不是,晶穗正看着菜单,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



「不是说不接上扩音器就可以了。话说,我希望这孩子能学习学习呢」



「嗨,毕竟关于学习这方面我也说不了别人……」



「既然是真太郎先生的儿子,那你应该挺聪明的吧。那个人别看呆呆的,头脑可精明了」



「……是嘛」



春太不太清楚父亲的水平什么的。



他大学毕业后工作单位也很平凡,虽说貌似是担任了要职,不过过了四十岁还没个一官半职的人也不多见吧。



「老妈,与其聊那些,我想先吃饭。小雪季好像也很期待吃寿司呢」



「啊,不,先说话我也没有关系……」



「说的是呢。我们先点菜吧。特等饭团套餐四人份可以吧。啊啊,雪季小姐还想尝尝下巴肉对吧」



「不、不了,下巴肉好贵的,所以哥哥会付钱的!」



「我!?」



虽然是没有写价格,不过数额很有可能超过春太一个月的零花钱。



估计是雪季因为过于动摇而走嘴了,但还是很吓人。



「啊哈哈,不用在意啦。那也先点上下巴肉,想加菜的话之后再点,春太君看上去很能吃呢。真的不需要客气哦」



「哈……」



对于春太来说,的确一般的一人份寿司是不够吃的。



即便再加上海鲜盖饭他也还能吃的下。



「所以说,阿——秋叶女士。今天究竟是……」



「你这孩子好性急呢。你就算不那么心急,我也会把我的秘密告诉你啦」



「……」



晶穗默不作声,雪季又完全是一副坐立不安的状态。春太便成了众矢之的。



「我建议先吃完饭再说哦」



「……为什么啊?」



「因为你听了的话大概就吃不下什么我请的饭了呢」







既然秋叶说了那番煞有介事的话,他们就食不下咽了——



完全没有那种事。



「呼哇……好吃……下巴肉不管是生吃还是烤熟吃都最棒了……♡」



「……」



春太说不定是头一次见到双眼如此闪闪发光的妹妹。



即便是在从乡下回到樱羽家的时候,她或许都没有开心到这份上。



妹妹意外地嘴馋。



「你们两个的吃相都不错呢。年轻真好啊」



月夜见秋叶面带微笑,看上去心情很好。



雪季看来对食物十分中意,以至于在一份饭团套餐的基础上又追加了数个金枪鱼寿司。



出于美容的原因对食量也很注意的妹妹吃这么多,属实很少见了。



「雪季小姐很享受地给吃光了呢」



「多、多谢款待。真的很美味」



「春太君也是,吃了那么多,我请你们也是值了。饭团一份加上海鲜盖饭,你竟然还吃了什锦寿司呢」



「不、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因为好吃到感觉不管多少都能吃下去……」



当然,春太一开始倒是打算客气一些的。



他只吃饭团不够的情况被秋叶看穿了,在其巧妙的劝诱之下,他又加了比雪季还要多的饭菜。



初中生和高中生的食欲似乎稍稍胜过了现场险恶的气氛。



「看着男孩子的吃相好舒心呢。看得我都想把春太君大口吃掉了」



「哈!?」



雪季一下子抱住春太。



那句话可能是触发了她的防卫本能。



「不会让您把哥、哥哥吃掉的!」



「开个玩笑啦,玩笑。吃掉的话就成犯罪了呢」



「……」



春太想知道“吃掉”的具体含义。



雪季看来姑且理解了那是玩笑话,放开了春太。



「不过说真的,我的确吃太多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小孩子就不要担心什么价格。晶穗也一点不客气地吃了呢」



「毕竟“请客的时候要毫不客气的上”是月夜见家的家训」



「我教过你那么无耻的东西嘛……?」



晶穗也不客气地加了菜。



只不过都是什么香菇味噌烧啊、鮟鱇肝啊等等高贵的绝品料理。



「总觉得晶穗点的东西不太可爱呢。这孩子会不会变成个酒鬼啊……?」



「我可是个有着很高守法意识的摇滚歌手哦。在成人之前不会喝啦」



晶穗若无其事地喝着热茶。(译者注:若无其事“凉しい颜”,热茶“热いお茶”,作者可能想玩一冷一热的文字梗但我不确定)



「“shou fa”是什么啊,哥哥?」



「就是遵守法律的意思」



另一边,兄妹俩在小声说话。



晶穗实际上也考上了名校,所以知识也很丰富。



「不过这么说来,秋叶女士完全没有喝酒呢?」



「我每天因为工作的事就算不愿意也不得不喝哦。我是喜欢喝酒的,不过在私下里就完全不喝了」



「是、是那样啊」



「这业界爱喝酒的人可多了呢」



晶穗的母亲好像是在文娱公司从事与音乐相关的工作。



那种地方给人一种经常办酒席的感觉,但实际看来就是那样。



「拜其所赐肝脏完全搞坏了呢。每年在短期综合体检的时候都被医生数落」



「短期综合体检,啊……」



晶穗不知为何露出一副有些吃惊的表情。



「怎么了,晶穗?」



「没什么。我家老妈不听医生的话呢。到了这个年纪真让人困扰啊」



「年纪越大越顽固,就越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了哦。等晶穗也变成大妈就明白了」



「我可不打算变成大妈」



「不是,谁都会有那么一天吧」



「小雪季也是?」



「她怎么可能啊」



「春,一说到小雪季身上你就满口歪理呢!」



即便被晶穗骂了,他也无法想象这位如妖精般的雪季会衰老的情景。



而那位妖精小姐,则面带困扰的聆听着春太他们的对话。



「哎呀,老妈你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年轻啦,所以必须要注意身体呢。要是陪着春他们胡吃海塞的话,胃也会搞坏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