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8话 妹妹很累,却不想泡温泉(1 / 2)



在从温泉里出来之前,霜月让他稍稍快活了一下。



根据春太所见到的这位后辈女生的反应来看,他不得不认为她“未经人事”的话是事实。



话虽如此,他还没有在霜月身上做出诸如前些日子给冷泉的“预付”那般的行为。



假如试图去越过那一线的话,是否有过经验便应该会明了——



但他并没有想要为了弄清那个事实而做到那一步。



如若按照霜月所做好的心理准备那样和她做了的话,他就太对不起晶穗和雪季了。



尽管没做到最后就不算出轨——这也是一种他自私的想法。



春太意识到自己的感觉有些麻木起来了。



被美波半开玩笑的诱惑过,被冷泉要求过奖励,接连不断地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而在每一次的时候自己都会顺势而为——大概这就是原因吧。



「呼……有点冷,不过气氛不错呐」



春太从温泉里出来,借来浴衣和半缠,走在旅馆的院子里。(译者注:半缠是平民的工作服或者防寒服,样式类似短款卫衣,最大的特点是无需对折衣襟,胸前亦没有纽扣)



由于霜月表示她有事要帮忙,因此没能同行。



据她所说,从“霜月”庭院一直走到背面的山那里似乎可以作为一条散步的路线。



院内是富有情趣的和风庭园,还能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潺潺流水声。



「总感觉意外地心平气和呐……」



即便春太所出生成长的街区算不上大都市,但自然风光也不多。



他在庭院里悠闲地漫步——



话虽如此,他却没有心思去欣赏那极为少见的自然美景。



「真是的,松风他又在想什么啊」



好朋友和妹妹过去的同级生的关系什么的,是相对来说无关紧要的事。



松风虽说是个表里如一的男生,平常也会撒些无谓的谎话。



即使他对春太讲了“和霜月做了”之类的谎话,松风也没有获得什么好处,对春太也没什么损失。



如此想来,松风的谎言之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吧。



至少没有必要在此时此地通过LINE等方式追问。



「呼……」



「啊,哥哥~」



「噢」



待他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雪季正“嗒嗒嗒”地跑过来。



「哥哥在这里啊,我回来了!」



雪季径直来到春太近前,不假思索地随手抱了上来。



从茶色秀发上隐隐约约地飘来一股酸甜的香气。



「辛苦了,雪季。中学的事弄完了吗?」



「是的,顺利弄完了」



雪季稍稍退开一步,点了点头。



「尽管被老师问了各种问题,人家都好好地答上来了哦。也给他看了模拟考试成绩之类的东西,让老师放心了」



「是嘛。话说你老师担心你了吗,雪季」



「班主任老师虽然有点靠不住,却是个很会关照别人的人呢」



「嗯……」



嗯,确实靠不住吧——春太在内心表示赞同。



不管怎么说,明明身为班级女生中心人物的霜月欺凌了一位显眼的转校生,他却无所作为。



「咦?这么说来,晶穗人呢?难不成回去了吗?」



「哥哥说得就好像希望她回去一样,不太好哦。她说想要自己一个人在乡下逛一逛,就不知道去哪儿了。说不定是突然产生了创作歌曲的灵感之类的呢」



「那家伙,太我行我素了呐……」



从一开始,月夜见晶穗就是一位不会看气氛的——拥有着孤高形象的少女。



最近在她的形象变成捉弄自己的坏女人之后,春太已经把那忘得一干二净了。



「哥哥,你也在LINE上和晶穗前辈说了这家旅馆的位置了吧。她要是愿意的话应该会来吧」



「嗨,光等着也白搭啦。话说回来,我可是没等你们就去泡了个澡」



「啊,哥哥。虽然我说的有点晚了,你穿浴衣的样子很帅哦♡」



雪季微笑道,从头到脚打量着春太的样子。



「我穿浴衣的样子,你在家族旅行的时候也见过吧?」



「之前的温泉旅行吗?那不是都在两年前了嘛。后来哥哥的个子又长了很多……哥哥你因为体态端正,所以很适合穿浴衣呢」



「哈哈,我觉得雪季也很适合哟。去泡个温泉怎么样?」



「唔、嗯……但不向霜月同学打个招呼不行呢……」



「诶?雪季你没见到霜月就进来了吗?」



「啊,我对入口处的工作人员说了自己的名字,她说『兄长先生正在院子里』,就给我带过来了哦」



「啊啊,那样嘛」



恐怕,霜月和工作人员事先通过气了吧。



估计她嘱咐过——如果雪季和晶穗来了的话,就带她们去春太所在的地方。



「不,我要去和霜月同学打声招呼。毕竟我、我不能总是到处逃避」



「你没必要勉强自己——啊不,要是雪季想好了的话那么做就行」



春太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头。



雪季害羞地笑道,点点头。



「不过,人家一定要在那之前泡个温泉,让哥哥夸奖我穿浴衣的样子,补充一下能量」



「不用泡温泉也可以穿浴衣啊?」



「那种事人家还是知道的」



可爱的妹妹嘟起可爱的嘴唇。



「因为就算我不急急忙忙的,霜月同学也不会跑掉啦。啊,不过家庭浴池好像在给其他的家庭使用,三十分钟之后才能用」



「什么嘛,你都提前问好啦」



「是的,我是不会疏忽的」



非要说的话,她是个容易疏忽大意的妹妹,但是春太没有深究。



「至少我们在表面上是血脉相连的家人,所以一起泡温泉没有问题的吧」



「……嗨,霜月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呐」



霜月应该是把春太和雪季当成了由于父母离婚而被分隔于两地的亲兄妹。



尽管父母各自领养一个孩子多少有些不自然——



顺便一提,高中生的哥哥和初中生的妹妹一起泡温泉可是相当不自然的——



「那么,我们就花三十分钟左右散散步等一等吧。这里是个不错的庭院呢」



「说的是呐。这条路往后走好像会慢慢变成山路」



「呃……我们要爬山吗?」



「不爬,不爬。据说这个院子和后面的山相连通。我们只走到山脚下」



「哈……放心了」



对于自己的体力没有自信的妹妹连爬座小山都不愿意。



「哈~不过空气清新,好舒服呢。疲惫的身体都被清新的空气浸透了」



「你睡了那么长时间,还累啊」



「那、那个……只是因为我稍微有点睡不着。现在累是因为和老师的面谈哦」



「算啦,这下要做的事也弄完了,你之后就能专心复习考试了呐」



「哥哥,今天我就不复习考试了。等回到家再专心复习」



「是嘛,这算是最后的喘息了呐」



「啊~呜,请不要说最后什么的呀」



雪季啪啪地拍着春太的肩膀。



完全不痛——说到底,即便雪季尽全力打过来,对于白长了一个结实身体的春太来说也没效果吧。



「哈……明明还是十一月,一直到二月竟然都没有假期。意思是不管是圣诞节还是新年都没有了嘛。意思是神啊佛啊都不存在了嘛」



「是没有呐」



「啊~呜,请不要直接说出来啊」



雪季再次啪啪地拍起来。



话虽如此,很遗憾,对于应考生来说就是没有什么娱乐时间。



特别是雪季这种情况,她毕竟是在多少有些特殊的条件下应试的,唯独那万一会出现的事态无论如何都要避免。



「今天泡泡温泉,和老妈吃个饭,悠闲地度过就行了。饭估计老妈会给做的」



「我倒是想做呢。对于妈妈来说,暂时就吃不到我做的饭了」



「老妈她偶尔也想让女儿尝尝自己做的饭吧。毕竟她很有干劲,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说的是呢,哥哥也久违地想尝尝妈妈做的饭了吧」



「偶尔呐」



对春太来说,只要是雪季做的饭菜,即便煎鸡蛋都是美味佳肴,但母亲亲手做的饭菜果然是特别的。



在父母离婚前也是,母亲由于过于忙碌,这几年基本上没能下厨。



如此说来,我应该是没吃到过生母亲手做的饭菜吧——



春太不经意间那么想道。



在他出生后,父母立刻离了婚,然后春太被父亲收养。



他都怀疑是不是给自己喂过婴儿辅食。(译者注:婴儿辅食,指喂给婴儿的代替母乳或者牛奶的食物)



「啊,对了。我和妈妈一起做不就好了。那样的话,就能让我和妈妈吃到各自做的菜了」



「那是最合理的办法呐。我和晶穗就负责吃了」



「啊哈哈,我们会做很多的哦。晶穗前辈身材小巧,可是不知道她能吃多少呢」



「她意外地能吃呐。嗨,她貌似啥都能吃,而且晶穗是跟着咱们过来的,我不会让她挑三拣四咯」



「哥哥你真是的,我说了不能欺负晶穗前辈啦」



兄妹二人一边商量着晚饭要请母亲吃什么好,一边走在宽阔的庭院里。



在平静祥和的氛围里和可爱的妹妹二人独处——不坏。



春太的心情极为愉快。



尽管在这个地方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但果然和雪季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最能静下心来。



景色很美,四周也安静——



「……?」



春太忽然歪了歪头。



他对这风景突然感受到了违和。



啊不,与其说是违和——



「这儿貌似有些眼熟呐」



「我感觉这里有些眼熟」



和春太的声音完全同时的喃喃自语从他身边传来。



「……」



「……」



春太和妹妹面面相觑。



雪季愣了一下,注视着兄长的脸。



「……我们没来过这儿,对吧?」



「我认为我住在这边的时候也没来过……」



这里是那种很常见的乡村旅馆——从这个角度讲的话,仅此而已。



或者说,他们可能在电视上见过。



「问问霜月这里是不是上过电视介绍吧」



「嗯……啊」



雪季取出手机。



「对不起,是妈妈发来的」



雪季的LINE看样子是收到了的信息,她读着消息。



「啊,她说工作好像能早点结束」



「是嘛。她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吧?老妈回家之后要是发现我们不在可不太妙呐」



「不,刚才我发LINE给她说去温泉旅馆了」



「啊啊,那样的话,即便我们晚点……」



「但是让妈妈等着不太合适,我们还是不要泡温泉了,回去吧」



「好不容易让人家招待了咱们,去泡个温泉呗。那样一来你和霜月发生的各种问题也容易达成和解了吧」



「……总感觉哥哥对霜月同学挺体贴啊?」



「没那种事吧」



只是在霜月给自己看光了之后稍微做了点快乐的事情而已。



并不能成为春太对霜月温柔相待的理由。



「好像不太对——咦?」



「怎么了,雪季?」



「……哥哥,你看这个」



「什么嘛,老妈有什么事吗?」



在雪季递出的手机上显示着LINE的聊天画面。



春太看向屏幕——



【冬野白音】「你们在“霜月”吗?」



【冬野白音】「春太和雪季都记得小透子吧」



「……这话是怎么说的?」



「是怎么回事呢……」



春太和雪季再次面面相觑。



若正常地解读母亲——冬野白音发来的消息的话,那便意味着——春太和雪季兄妹二人从前就与霜月透子相识。







由于三十分钟已过,春太和雪季决定去泡温泉。



他们从庭院回到旅馆里,找到一位女招待并让她带路去家庭浴池那里,然后进入更衣室。



据那位女招待所说,霜月貌似还在忙碌,应该是来不了春太他们这里了。



春太暂时只给母亲回复了『我们泡完温泉之后回去』。



「霜月同学的事……是怎么回事呢……?」



「还是别在LINE上问了。说不定是很复杂的情况」



在回答雪季的疑问的同时,春太确信那一定是错综复杂的情况。



旅馆“霜月”与霜月透子这个名字。



春太他们的母亲认识这二者。



而且,从目前发来的LINE来看,只能解释为——春太和雪季以前和霜月见过面。



加之春太和雪季都对“霜月”旅馆的庭院感到熟悉。



这已然只能说明春太和雪季以及霜月透子三个人在过去——在雪季被霜月欺凌之前发生过什么。



不过,春太现在不想思考貌似很麻烦的事情。



「总之,来享受温泉吧。难得包租下来了呐」



「好的,说的是呢♡」



雪季微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