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11话 终章•1(1 / 2)



春太因自窗帘间流泻进的朝阳而醒来。



他在被窝颤抖着身躯。



明明才刚刚进入十一月,早晨便已经相当寒冷。



他看了看枕边的手机,时间还没到七点。



春太所就读的悠凛馆高中会于每年十一月初举办校庆活动。



这一阵子都得为了准备而忙得焦头烂额。



像春太这类没参加社团活动,也没担任班级干部的学生,都会被班上使唤去做牛做马。



他们班要推出炒面店。



同学们打算以高中女生揽客,向客人推销并没有特别好吃的炒面。



此外,春太也需要去热音社帮忙。



热音社除了晶穗以外的社员全是高三生,目前都已经引退了。



于是将由晶穗独自表演校庆活动的节目。



『阿春,我要轰轰烈烈地来一场!』



晶穗出乎意料地充满干劲这么喊道,她原本明明只是来热音社凑人数的。



她似乎想找一个地方宣泄郁闷之情,因为她U Cube频道的订阅人数一直没有成长。



春太理所当然似地被逼着陪晶穗练习,当天甚至必须协助她准备器材与摄影。



『唉~男友抛弃我跑去找妹妹了,啊~我被抛弃了~』



晶穗这么嘟哝,刻意装出沮丧的模样。



但春太无法判断那是否是她的真心话……



实际上,自己的确抛下晶穗赶去雪季身边,因为对她感到愧疚,所以无法拒绝协助她准备校庆节目。



就某种意义而言,忙到没有时间去查探晶穗的真心话也帮了大忙。



他原本就担心晶穗单独表演,不过这或许是正确选择。



晶穗紧抱着一把吉他走上体育馆的舞台,卖力地唱了三首歌。



因为表演者只有晶穗一人,所以众所瞩目,现场嗨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她穿着制服演唱起初两首歌,到了最后一首时,她在舞台上脱掉制服,穿着小可爱与露出大腿的热裤,送给观众一饱眼福的超大福利。



晶穗穿着清凉火辣的服装在狭小的舞台上四处奔跑、弹奏吉他,高歌了一曲,连春太也觉得感动。



她歌喉这么好,为什么U Cube频道的订阅人数才刚刚达到八百人左右呢?



他对此不明就里,晶穗的演奏也顺利地结束。



她在校庆的人气投票中令人惊讶地获得第二名,大快人心。



校庆结束后,今天是补假日──



「嗯~……」



天气冷得令他不想离开被窝。



单人床、一张书桌、能自己独占空间的衣橱。



醒来后的景色在几个月前变得截然不同,但如今也已经看惯了。



「左安~……」



「…………」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走进一名少女。



她穿着毛绒绒的睡衣,睡眼惺忪。



「呼……好困……」



这名走进房内的少女──当然是雪季。



她拖拖拉拉地脱掉睡衣,再脱掉睡衣下的背心。



自背心下Q弹地迸出一对远超国三女生尺寸的丰满酥胸。



「啊呼……」



雪季依然迷迷糊糊,她穿上粉红色的胸罩,仔细地调整胸部位置之后,再扣上背钩。



她披上纯白衬衫、扣起钮扣,再穿起深蓝色的迷你裙。



她背对着春太的床,稍微弯腰穿起长筒袜。



而当她弯腰时,当然能稍微瞥见粉红色的内裤。



「嗯~……领带等哥哥起来再绑好了……」



「……雪季,早安。」



「咦咦?哥哥,你已经起床了啊?我以为你今天会睡更晚,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我在你进来前就醒了。」



「吼唷~要是你醒了就请说一声啊。」



雪季露出苦笑并走近床铺。



「哥哥,早安♡」



她弯腰靠近春太的脸,吻了一下他的唇。



「如果你已经起来就要好好道早安,嗯,再亲一下♡」



她虽然嘴里说一下,却「啾、啾」地吻了两次。



「……我总觉得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



「没完没了也没关系,但我必须在爸比出门前做好早饭。」



「对啊,等我换好衣服也会下楼。」



「你可以再多睡一下喔,你很累吧?」



「你都做了早饭,要是凉掉了,我会伤脑筋的。」



「晚一点再做哥哥的也行……我会等你下来喔。」



「好。」



一早醒来就能见到雪季──见到妹妹的脸,也能亲吻彼此。



人生还有什么需要追寻的吗?



冬野雪季回到樱羽家了。



毕竟她已经搬家与转学,这么做当然并不容易。



然而,雪季录音下霸凌现场那鲜明的声音。



春太讲出自己遇到雪季同学时的状况。



听到这些证言后,樱羽父与冬野母自然毫不迟疑地协助两人解决问题。



依照雪季的期望,不将事情闹大──决定不去谴责她的同学。



更重要的是,虽然父母尊重雪季的想法,但并不代表能立刻答应让她回到樱羽家。



父亲与母亲都知道雪季在家人或朋友面前会表现着得开朗活泼,但实则怕生又欠缺社交能力。



既然如此,只要努力与转学后的同班同学打成一片即可。



站在双亲的立场,也不能一味宠溺女儿──但也明白她已经难以融入目前的班级。



毕竟雪季也是即将面临大考的国三生。



没闲工夫花时间解决霸凌问题。



幸好雪季的成绩突飞猛进。



出席日数与操行都没有什么问题。



父母根据这些状况以及春太卖力地说服──



同意让雪季回到樱羽家。



春太向学校请假,留在冬野家,父亲也来一趟,谈了一星期后得出这个结论。



不过,父母有几项条件。



雪季的学籍依然留在目前的国中。



毕竟在国三的十月转回原本的国中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他们也确认过即使她之后完全不去学校上课,也能顺利地毕业。



不只校方,班上同学也知道雪季无法融入,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霸凌的问题。



雪季因为马尾女孩•霜月等人并未受到责罚,而松了一口气。



而雪季这好好小姐将在樱羽家准备大考。



根据多方查找资料,即使处于这种特殊状况也能报考一间私立女子高中。



这间学校的等级虽然极为普通,但只要考试成绩优良就能合格。



雪季并未去上补习班,而是在家里自学准备大考。



当然,春太也会照顾雪季读书。



事情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谈成──于是,雪季顺利地回到樱羽家了。



她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换上原本国中的制服。



因为她不必去上学,也不用换穿制服,但她『为了督促自己』而想穿制服。



此外,还有另一点与过去不同。



对春太与雪季而言,这一点或许更为重要。



纵使雪季能回到樱羽家,但既然已经知道两人并非亲生兄妹,起居就无法恢复原样。



四人决定兄妹俩必须分房睡。



坦白说,春太在父母提出条件前,原本严阵以待,不知道他们会说什么──



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暗忖「唉?只有这样?」,雪季似乎也抱持相同想法。



然而,春太也能瞭解父母的心情。



两人突然离婚,过去又一直隐瞒他们并非亲兄妹的事实。



而且强迫拆散春太与雪季之后,雪季就在搬家后遭人霸凌。



站在父母的立场,应该觉得对兄妹俩有所亏欠吧。



结果纵使他们试图拆散春太与雪季,但那只是基于他们在意他人眼光的心态。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只提出这些条件便妥协了吧。



只要能与雪季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春太愿意接受分房睡这点小事。



「咦?爸呢?」



「啊,他刚好出门了,他说今天早上要开会。」



春太换了套衣服来到客厅时,已经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了。



雪季在制服外套上围裙,正收拾着父亲吃过的碗盘。